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参花·青春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参花·青春文学 > 文章

叶落归根

时间:2021-01-0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王进

母亲出生在富商家庭,祖辈自清末在北京行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支援大西北之前,一直是北京市重点中学的尖子生。她说,她学的是财会专业,这是她们那代女生心目中的神圣殿堂。但现实与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最终因为家庭原因去了大西北。

为了能够留京,我听她的话,初中毕业以考试第一的成绩考到郑州测绘技校。谁知毕业前学校忽然宣布,外地生一律要回原籍。慌乱之下,她把我过继给膝下无子的二叔王途新,我才留在了北京。这件事是母亲毕生的痛,痛彻骨髓的痛。从那时起,母亲很内疚,因为内疚,她断定我必然也怨恨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所以她把我设定成了她的一个假想敌。可我不能因此而记恨母亲,至少表面上我不能与母亲计较。毕竟我是一个特别在乎别人看法的人,想要事事都做到更加完美。就像她常对我和老大王追梦说:“孝顺,要孝,更要顺。”中专毕业后,我上了专升本,遇到了同样从事测绘工作的小马,我们组成了一个最让人羡慕的家庭。

母亲是个勤快的女人,买菜、做饭、打扫……什么都做得井井有条。但是她很爱唠叨,也总是抱怨。我不喜欢她的唠叨,我的观点是,如果你做了,就不要抱怨,如果抱怨了,就不要做。但是没办法,母亲就是这样的性格,像是她给自己设了个圈套,跳下去,踩到这些地雷,爆炸,有点自编自导自演的意思。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就是胡思乱想。母亲的胡思乱想是以一个全方位立体旋转的模式展开的,毫无规律可循,有时也有让我非常难过的时候。我刚工作那年,我问她为什么爱王追梦超过爱我?她回答说,因为你很自私,对别人很刻薄。我很惊讶!我一直在问,我怎么自私了,我怎么自私了?她说,如果将来我和你们住在一起,你一定不会善待我。

怎么会呢?母亲的想法让我很费解,我生气地解释道:即使是这样,也因为你平时是这样教我的!当时,我太年轻,太傲慢,我的话太露骨,太尴尬,也不让自己好受。这件事让我着实伤心了一阵。

一次,母亲干体力活把腰扭伤了,找中医大夫按摩过一阵儿,不见好。衣服里满是膏药的味道。我建议她雇一个保姆,她说不用,还说我娇气。其实,我没那么娇气,我只是心疼她。我自己在家里随便煮碗面,下几个速冻水饺,就能有效对付一顿饭,但是母亲生病,我想让她吃的有营养一点。

我知道母亲在生我的气,为什么生气,我再清楚不过。因为昨天我送给二叔一件羊绒衫,我本想着给母亲也买一件,可母亲一米五八的个子,肩窄腰细,连最小号的S码也偏大,没有她能穿的尺码。二叔不知其中缘由,告诉了母亲,本意是打个招呼,道一声谢!却因此导致母亲生气,这还是有点麻烦的。

骨子里我和母亲其实有许多相似之处。那年,母亲从西北调回北京,当时没有房子住,租了郊区农民的一间八平方米的平房,母亲每天早晨五点半起来就要为房东扫院子。一天,老大追梦谈的女朋友和房东家的闺女吵架了,房东给母亲一周时间,逼母亲搬家,母亲当时走投无路,一个人走到玲珑塔下默默地流泪。恰逢母亲原单位的领导进京开会,看着母亲租的那间简陋的平房说:咱回原单位吧,别委屈自己了,母亲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但是当拿到回京的调令在分局审批户口时,我能感觉到她回京后的兴奋,她回忆说,整个人是木的,如果不是我抓住她的胳膊,她会一屁股摔在地上。在分局户口大厅填进京表格时,她手抖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七歪八扭,那种心情,不是身在其中的人绝对体会不到。当时,母亲把北京身份证放到月票夹里,挂在胸前兴奋得眼里放光的样子!让旁人感觉那不是梦,她一定以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我知道。虽然我还年轻,但我真的知道。就像从小到大,我贴在學生写字台前的那些小纸条,“我要回京,不想自己一辈子留在这里,就必须不断努力”这些幼稚的话,像一道道鞭子,抽在我的背上,然后是夜以继日地努力,朝着我心中的方向前进——这与母亲的方向是一致的,这点对于我们都是心知肚明。许多人对此不解,说你三年后再考北京的大学,不是跟我们一样?他们不知道,三年太长,充满了不确定性,母亲无力承担风险。我知道,只有太在乎一样东西,才会变得如此胆小。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想自己到最后,会以那样的方式留在了北京。母亲曾多次在家庭聚会上当众洒泪说:“如果没有二叔王途新,我就一辈子对不起这小儿子了。”我只能通过不断地对她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

母亲已经做好了以我和追梦的家为“落脚点”的准备,可她赶在离休前调回了北京的一所高中任教。据说母亲工作之前有一次试讲,凭着自己渊博的知识与优雅不凡的台风,让台下的人完全折服。因此,母亲在系统内是有一些名气的,单位的人一提起母亲都竖大拇指,称赞她是很能干的女强人!

“一家人争取在北京团聚。”这就是她在火车站为我送行时所说的话。一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却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像饱蘸墨水的笔,最初没有想到,落在纸上是胜过千言万语。纸上写着——叶落归根。

母亲1984年离休,2017年5月20日去世,安葬在北京西山的一处公益墓地。

(责任编辑 蔡慧玥)

上一篇:那年,那人,那事

下一篇:为你点燃 爱的心灯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