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视野 > 文章 当前位置: 视野 > 文章

李白到底有没有千金裘

时间:2021-01-0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唐诗里面有一种诗,叫作炫富诗。比如李白先生那首著名的《将进酒》: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五花马,好理解。至于“千金裘”,就比較难理解了。它的字面意思,是价值一千两金子的貂皮大衣,堪称顶级奢侈品。

好好一件貂,居然脱了拿去换黄汤喝,东北姑娘听了得多心疼。

于是问题就来了:李白真的这么有钱吗?他到底有没有千金裘?一个没正经工作的人,怎么攒钱买貂?

唐代大诗人里,李白的收入情况一直是笔糊涂账。他似乎总是大把大把花钱,却没有什么进项。比如他喜欢高消费,喝的酒比杜甫的贵很多,一斗要卖十千钱——“金樽清酒斗十千”。

“斗十千”,乃是中国诗人给高级美酒定下的标准价格。自从曹植“美酒斗十千”以来,就被后世一直沿用。王维、白居易、郎士元等诗人莫不饮过“斗十千”的高级酒。相比之下,杜甫要节约多了,他喝的酒一斗才卖三百钱。这可不是我胡编的,杜甫自己说的:“早来就饮一斗酒,恰有三百青铜钱。”

李白喝的酒,价格是杜甫所饮酒的三十三倍。想象一下,前者如果是喝的两千元一瓶的一斤装高级酒,那么杜甫喝的就是六十块钱一瓶的酒了,不折不扣的平民消费。

李白能这样高消费,看来一定是特别富裕,多半穿得起千金裘的了?其实未必。

首先,李白到底富不富,是一个大问题。他有时候看起来很富,年轻的时候到扬州去游逛,一年就败掉三十万金,当地落魄公子们手头紧了都可以找他接济,活脱一个小旋风柴进。他还说自己曾养了一千多只鸟,典型的一位养殖大户。

可他有时候又好像很穷。同样是三十岁前写的诗中说,自己“归来无产业,生事如转蓬。一朝乌裘敝,百镒黄金空。弹剑徒激昂,出门悲路穷”。几乎是破产了。

唐代诗人里,有几位特别喜欢算账,比如白居易,动不动把工资奖金写到诗中。有的则对个人收入情况讳莫如深,比如李白。在写《将进酒》之前,他公开的最大的单笔收入似乎是被皇帝唐玄宗买断工龄,礼送回家,学名叫作“赐金还山”。

这一次下岗费得了多少钱呢?五百金。也不少了,够买半件貂了。问题是李白作死,这笔钱他声称自己没要!“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

给赏钱不要,收入从哪里来?幸亏我们有无所不知的郭沫若大师。他老人家给过一种解释:李白是大财主的儿子,有哥哥在九江经商,有弟弟在三峡营业,所以有钱买貂。

你或许要问:郭沫若大师的这个说法,根据是哪来的?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他猜的。

郭大师的理由是:李白曾说过“兄九江、弟三峡”。九江和三峡都在长江边,做生意的一向很多,所以李白的哥哥弟弟一定是资本家、大土豪!郭大师的脑洞,也是醉了。

还有学者说,李白为什么在诗里从来不晒亲戚们的职业?正因为那时候商人社会地位低啊,李白是有苦难言。有一位研究者叫韩维禄,他说李白不像杜甫,有着既做官又写诗的祖父和父亲。他的父亲虽然有钱,但在唐代的风气之下,成了李白的隐衷,难以说得出口。这当然也有一定道理,但只是猜测,没有证据啊。

李白能够买貂,唯一有证据的解释只剩一条——娶了小公举。

李白至少有三次婚姻,其中两次都是倒插门,新娘都是富婆小公举。他第一次结婚,新娘是湖北姑娘许氏。女方家是高门望族,祖父当过“左相”,曾祖父是开国皇帝李渊的同学,后来封了公爵。

一说到公爵家的第四代小姐,你会想到最熟悉的谁?是的,林黛玉。李白就相当于娶了个林黛玉。

李白的最后一次婚姻,新娘姓宗,是前宰相宗楚客的孙女。当然,宗楚客犯了政治错误被杀了,家境已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壮,对李白的经济也应该有不少帮助。

说起犯了错误的宰相的孙女,你又会想到熟悉的谁?是的,上官婉儿。李白等于又娶了个上官婉儿。先娶了个林黛玉,又娶了个上官婉儿,你说李白买不买得起貂?

他在扬州大手大脚“散金三十万”之事,以及娶许家小姐之事,时间间隔非常近,不知道哪个在前。如果按照郭沫若《李白年表》所说的,是二十六岁先游的扬州,那便有可能是散金到破产,因此“归来无产业”“一朝乌裘敝,百镒黄金空”,一年后娶了许小姐,吃软饭。如果是先娶的许小姐,再去扬州散金、到处周济朋友,那就很有可能是把老婆的钱拿去做好汉了。

当然,李白的婚姻选择一定不只是为了钱,他必然有多方面考虑。他的婚姻生活幸福吗?我们也无从更多了解。千金裘里的辛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最后,李白的千金裘貌似也没能穿几天。

我发现唐朝大诗人都有个风气:往死里喝酒。喝光了最后一个铜板又怎么办?有个办法:脱衣服。

这也不是信口胡诌。比如杜甫,就是个喝不起酒就脱衣服的主。他喝得像孔乙己一样到处欠账,“酒债寻常行处有”,几乎上街就得被人揪住打。怎么办呢?于是“朝回日日典春衣”,脱衣服典当换钱,然后“每向江头尽醉归”——继续喝。

李白也是一样。和朋友喝斗十千的高档酒,兜里没钱了,又不能输了气势,于是也脱衣服,把身上的貂给扒了去换酒。

一件好貂,一首名诗,看似轻狂,几多唏嘘。

——摘自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六神磊磊读唐诗》

上一篇:我的两个梦

下一篇:烫的颜色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