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视野 > 文章 当前位置: 视野 > 文章

于海拔两米处

时间:2021-01-0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查苏芸

我悲悯地望着两米高空下的土地。

地上有惨白的横条纹,一格,一格,一格,像一座没有绳索的浮桥,虚无地漂在深渊之上。身后灼烫的强烈红光又在一刹那强烈地喷涌而出,用千钧之力挤压我的每一个视觉细胞,宛如有什么东西扼住我咽喉一般。我享受着血液突突地跳动,逐渐将画面模糊成一片昏暗的油画的样子,并透过那逐渐失去视力的眼观察两米之下黑夜中我的国土。

这是我的世界。

其长与宽相当,万顷之国用横条纹和竖条纹界定,形成四方的空旷土地。每天,将会有不计其数的人口、车辆经过我的疆域,有些会回来,有些却不再路过。其实,在我的眼中,他们都只是一盘碎玻璃,正如天上那泠泠地发散着微弱光晕的星子一样,渺小,平常,普通,有些独有的冷和尖锐——简直找不到更恰当的形容词了。

清早的第一批过客往往没有组织,零零散散如涓流的水,脸上常带着暗暗掩饰的困倦和默不作声的骄矜,又或许有难以言说的重压与秘而不宣的野心,眼睫低垂如默然前行的牛或马或羊,却往往轻盈快捷。如此矛盾的行者,他们在星子或弯月还未全部消退时便来造访我的世界。我认真地用眼注视着他们,在油画样的世界里,他们踩着浮桥来到我身前,急促地小跑着。

曾有其中一个,在急速的奔跑中甩掉了行囊。他跑得脸与嘴唇发白,汗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一副行将晕厥的样子。他蹲下来将散落一地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拾起。在空寂的浮桥边,这个匆忙赶路追逐即将流走的时间的人,独自一人收拾着一地残局。我高高在上,独守我三面挡雨的角落(我得适应高空与角落,你知道的),同情而又近乎冷漠地看着他。在这条路上没有人帮得了他,除了他自己。若想站起来继续走,他必须在苍白的面孔后面有一个咬紧牙关的灵魂。

在这批人口之后,有骑着两轮车的一小股涌流。不,其实他们逃不了是碎玻璃的本质。他们有成熟的面庞与高贵的行囊,面上是不露声色的麻木,可欺骗不了我,我看到了,在车上风中雨里,他们仍是那样矛盾地狼狈与抗争着,灵魂的筋骨紧张地绷直。他们的车哗哗地冲刷过横条纹,在浮桥上带起颗粒细小的尘土,干干地扬起又悻悻地落下。或许有那么一两个带着幼童,孩子细软的发和发间的汗味活泼地飞起,抚在他们的下颌或唇部,他们也便微微地扬着唇角,稍稍弯些被风吹得酸涩的眼。

我在时而强烈刺目的炙热光线时而落寞的暗淡里觀看他们。我是君王,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我的天生使命就是观察走过的渺小人口并每天准确地丈量一遍我那用横条纹界定长与宽相当的方形的广袤国土。当这些人口以及汽车之流渐渐通行完毕,我便专心地享受东面边陲之外的一条河的尽头的浪花送来的水腥气。那儿的树都是葳蕤的,在稠密的阳光下,真是像一幅艳丽的油画——我看这个世界常常用油画来评价,因为视力决定视角——混着一阵阵的香樟树味、尘土味,这给我一些思念的寄托。毕竟那边是远方,而且我的兄弟姐妹有靠河为生的。而今我的托身之所日益虚弱缥缈,我愈发强烈地渴望远方并思念此处之居所。是的,思念——正如我在那个每天遛狗的老人的眼里看到的那样。

那边可真是神秘。

有时候,星子像被敲碎的玻璃,孤寂地泛着点光。有一个人会在东边角落上烧金色的纸。火舔着那些灿烂的东西,在夜里呈现出了奇异的油彩样的画面与浓稠的色泽。纸的灰烬一点一点漂浮起来,直到与我一样高,然后不用消耗时间或是力气就成了虚无一片。我直觉那不仅是纸一类的东西被烧了个干净,还有些藏在眼泪里的欲言又止。可谁说得准呢,毕竟我的视力在衰退而且我从未看到过命运一类的东西。

我自诩是不错的观察家。每早人来而每晚人去,我享受着隐秘的安全感与忙碌感,用眼睛精确地测量出了他们每个人的轨迹都在重复中渐渐偏移——背着包的人会回来,骑车的人也会回来,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之中,他们会做新的事。骑车、背包的,也将会是新的人,一代接着一代。他们那群碎玻璃似乎原本就是一个整体,可在不断的命运前行之中,他们都渐渐有了自己的形状,似乎……

他们在以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

说远了!亲爱的!

现在抬眼看看天吧!看那天上的星子,碎得像丁点儿大的玻璃,散成一个幕布的缀饰,或许暗淡,但的的确确地存在着。我身后强烈的光又一次汹涌而来。呀,那光呀,模糊了油画!地上渐渐汇聚了返回的背包者,我看到他们竟那么年轻,那么高挺!我呢,身边的网已缥缈将至虚无,我的视力已衰退至黑暗,我知道,我行将就木,可他们仍要重复着不知终点的命运与时间,来来,去去。

我见诸君均渺渺,或诸君见我应如是。我旁观于诸君世界,而诸君或知,或不知。殊不料,你我皆活于他人眼中矣。

没有人看见我了吧?悠长的叹气中——

我对上了那眼睛。

——我对上了那眼睛。

“嗯?红绿灯上还有蜘蛛!”我抬头,于不经意之间看到一只在残破的网上行将坠落的蜘蛛。可没有人理我,也没有人愿抬一下头。于二十二点十八分,刚放学的我于人行道上看到了这微不足道的一幕,也许会记住。

好吧,绿灯亮了。我走过那个十字路口。东面的拐角处,路边的人工河蒸腾起水腥味。烧过纸钱的土地上,一个灰烬之印。

上一篇:烂尾狗,钉子猫

下一篇:你好,我的马尾姑娘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