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决 斗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非珍

年轻的长颈鹿非非已记不清父母的样子,他幼年时狮口逃生捡回了一条命,坐上鹿群第一把交椅是他毕生的梦想。赤日炎炎,他嚼着从树上啃下的嫩叶,一会儿向远处望望,一会儿把头探进草丛,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在暗中寻找机会。

不远处,鹿王西西步态沉稳,巡视着这片领土上日渐壮大的鹿群。他们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互相照应,时而也会你碰我一下我撞你一下。难道没有雄鹿觊觎他首领的地位?只要西西一天不退让,险情就一天不会解除。他已有点儿心有余力不足。

自从做了首领,鹿王西西就成了雄鹿们挑战的对象。决斗成了常事,然而小心谨慎让他一次次赢得了战斗。每一次战斗之后,他都是威风凛凛,气势非凡,在鹿群里引起一阵骚动。他很快就注意到,鹿群里出现了一只年轻的雄鹿,他那双大而突出的眼睛里燃着熊熊烈火,充满了挑衅的意味。不错,年轻雄鹿非非有着傲人的身高、强壮的身体,并且野心勃勃,鹿王无疑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见鹿王晃着下巴,蹄子抬得老高地过来了。非非心高气傲,迎了上去。二者近距离地互相注视。非非首先开始了试探,用身体轻碰鹿王的臀部,对方用同样的方式轻碰。他们相互试探,谁都不甘示弱。

非非在生存竞争中已经锻炼出硬朗的脖子、健壮的四肢,他等待这一天很久了。非非头上有一对浅棕色的小短角,他对自己这对角的杀伤力很自信。像所有长颈鹿一样,他甩动脖颈抡出的“头锤”和坚硬如铁的四蹄都是他的致命武器。非非慢慢地调整好站姿,进入战斗状态——他开始左右摆动头颈,进而渐渐加大甩脖的力道,脖子上青筋凸起。“砰——”,非非甩动的“头锤”撞向了鹿王西西的腹部。这力度出乎西西的意料,重击使他连连后退。非非没等西西回过神,再次甩动脖子攻击他的臀部。西西没有躲开,只感到臀部被撞击得瞬间麻木。他看到了非非脖颈下的鲜血,也感到自己臀部鲜血的温热。

看着眼前的年轻雄鹿,西西想到了多年前的自己,眼前浮现出当年他对前任鹿王发出致命一击的情景:对方轰然倒地,西西打败了前任鹿王,成了新鹿王。

西西打起精神,甩动头颈,也给非非的臀部来了重重一击。非非迅速向后退去,整个身体扭曲,像是脏器错位了一般,差点儿翻倒在地。

谁都没输,谁也没赢。像商量好了一样,你打,我还。

西西万万没想到,当他再次还击时,年轻的雄鹿一闪身,轻易躲过了。转瞬间,非非毫不留情地接连向他发动攻击。“砰——”,西西被一股飓风般的力量擊中,后肢深深地嵌进土里,努力支撑着身体的重量。西西没有倒下却似倒下,眼睛里泛起迷雾,仿佛又看到当年被他致命一击而倒下的前任鹿王。西西长叹了一声。

湛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各种形状的云朵,鹿群里死一般寂静,仿佛被按了暂停键,原本吃草、饮水、嬉戏的鹿都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们。

鹿王西西仰视着面前这个年轻的雄鹿,他招招凶猛,招招制胜。非非乜斜着眼,轻蔑地注视着鹿王西西,等待他重新站起来。他在心里讥笑:“一头残喘的老鹿,你的时代已经过去,这里将是我的天下,我将被称为尊贵的鹿王!”几秒钟过去了,他断定鹿王已站不起来,胜利的果实非他莫属。他走近鹿王,准备发动最后一击。就在他瞄准鹿王西西的脖颈甩出“头锤”的一瞬间,鹿王西西用尽脖子上的力气,对着非非的前腿砸去。但就在西西甩动脖子时,他发现了对方左前腿根部突出的瘢痕,几年前他的幼崽遭遇攻击时发出的“哞哞哞”的呼救声又响在耳畔。西西是一只拥有特殊记忆力的长颈鹿。就是他!鹿王一瞬间犹豫了,继而把力道减了三分。“头锤”落到非非的腿部,发出了沉重的响声。年轻的雄鹿来不及躲闪,毫无防备地遭遇鹿王西西的突袭,瞬间轰然倒地。

多年前,年幼的雄鹿非非被狮群追赶,勇猛地蹬蹄反击,虽然最后从狮口脱身,却身受重伤。他的父亲以为他已经无法活下去,便带领鹿群去了另一片草原。非非从此脱离鹿群,成了一只流浪的长颈鹿……

此时,非非的眼里充溢着血水,再无力气抬起曾经勇猛的蹄子。鹿王一动不动,白了年轻的雄鹿一眼,眼里却含着两行浊泪……

[责任编辑 徐小红]

上一篇:认 路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