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推 碾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赵新

那时候,沟里村的乡亲们都是从碾子上推着吃。

你家也推,我家也推,他家也推,因此碾子很忙,很少有闲着的时候。

到了年根儿底下,有推白面的,有碾稻谷的,有摊煎饼的,有做豆腐的,有蒸年糕的,碾子就格外忙,从早到晚骨碌碌地转,连明彻夜咯吱吱地响,看着像一盏忙疯了的走马灯,听着是一首沉重而又欢乐的曲儿。

因为碾子少,全村就那么三五盘,怕到时候摸不着,所以就得提前“占”碾子:看见碾子闲着时,赶紧把自己家的笤帚或簸箕放在碾盘上,就算把碾子占住了,就算这碾子有主儿了,别人家就不能随随便便使用了。即使有特殊情况急着用,也要先给占了碾子的人家打招呼、说好话,征得人家同意后,你才能去推碾,推起来才能心安理得。

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全村子的男女老少都在默默地遵守着、实践着,而且已经有了年头儿有了历史了。

可是有一个女人偏偏不服(扶)这杆秤,她是赵恒的媳妇李金鲜。李金鲜刚从外州外县嫁过来,23岁年纪,长得人高马大,膀阔腰圆,说话嗓门儿嘹亮,走路咚咚有声。她不管那碾子是被占着还是没有被占着,只要碾子闲着,只要没人推,她就奋勇向前,牢牢抱住一根推碾棍,风驰电掣般地推将起来,也不和任何人打个招呼。

这样就不好了,就糟糕了,就闹矛盾了,就产生纠纷了。

第一次惹事是和隔壁的二嫂。二嫂30多岁年纪,长得小巧玲珑,瘦瘦弱弱,身子骨非常单薄。

二嫂很不高兴地站在碾道旁边,指手画脚地问:“妹子,你推碾也没个章程没个规矩,想推就推呀?”

金鲜笑了:“二嫂,可不想推就推呗!我还得给你打个报告呀?推碾还有章程和规矩?是上级下来的文件吗?好哇,你拿出来叫我看看呀!”

她一边说话一边推碾,脚步匆匆,兴致勃勃。

二嫂生气了:“他婶子,你别拿着不是当理说,这碾子是我提前占下的,先来后到,轮不到你推呀!”

她还是笑:“二嫂,你占着茅坑不拉屎,这碾子是你自己的吗?我不管你章程不章程、规矩不规矩,我见缝插针推上啦,我没碍着别人呀!”

二嫂恼火了:“李金鲜,你别得了便宜卖乖,你给我把碾子停下!”

她说:“停下?停下不更耽误工夫吗?我好容易推上了,你总得叫我推完吧?”

她又补充说:“二嫂,愿意闹腾你就闹腾吧!你闹腾,我推碾,两不耽误,可以吗?”

二嫂真想冲上去扇她几巴掌,可是她明白,自己这么弱小,哪里扇得了她?

二嫂说:“好好好,你硬强,你霸道,你厉害,你推吧。你是新媳妇,小心崴了你的脚,崴了脚上不去炕,还得叫赵恒抱你呀!”

二嫂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抬腿就走了,金鲜不气不恼,继续推碾。

金鲜鼓励自己:“我没有错误没有不是呀,碾子明明在那里闲着,我抓个空子推上了,哪里犯了王法啦?”

金鲜想,哼!

第二次惹事是和村东头的陈大婶。陈大婶50多岁年纪,长得慈眉善目,说话头头是道,担任着沟里村生产大队的妇联主任,为人处世很有一套。

陈大婶批评金鲜:“他嫂啊,你也太张狂太没组织纪律了啊!怪不得有人骂你呢,原来你真是这样啊!明明俺放着笤帚占着碾子,你怎么不言一声,就咕咚咕咚推上啦?你眼里还有别人吗?你真是骄傲自大、横行霸道、目无乡邻啊!”

金鲜打个愣怔,就把脚步停下了。

陈大婶继续数落:“一事当前,你先为自己打算,你哪里考虑别人啊!你的‘私字太大了,你的私心太严重了,你得好好学习,好好改造呀!”

金鲜突然感到事情并不简单,人家是村干部,是妇女主任啊!

她的身上冒汗了。

陈大婶提高了嗓门儿,总结似的说:“他嫂啊,古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到了沟里村,就得按照沟里村的条条道道来,入乡随乡,不算外桩啊!就说这推碾吧,老辈子兴下这‘占碾子的规矩了,咱得遵守执行啊!不然你也争我也抢,你一套我一套,那不乱了章法,那不打起来了吗?那还对得起老祖宗吗?”

陈大婶拍拍金鮮的肩膀:“侄媳妇,你设身处地想一想,我说的话对吗?”

金鲜红着脸把碾子上的米面打扫干净,对陈大婶说:“婶子,对不起,我不推啦,你推吧。”

陈大婶点了点头:“好,好,知错改错,这就好,这就非常好。不过你这不是初犯,你得给大家做个检查。”

金鲜的心一阵乱跳:“婶子,你说什么?”

陈大婶郑重其事地说:“他嫂啊,你别着急,别害怕,把事情说清楚了就好。你是新媳妇,大家不会难为你。”

陈大婶又补充说:“放心吧,到时候我在场,我会掌握火候的。”

金鲜回家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隔壁的二嫂。二嫂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冲她笑了笑,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

当天夜里李金鲜失踪了,她男人赵恒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沟里村的乡亲们谁家也不再推碾了,都是买白面,都是买大米,都是买现成的东西吃。那几盘石碾早被人们掀翻了,嫌它碍事,便扔在了村边儿的渠沟里。

只是老态龙钟的赵恒还在寻找李金鲜,见了人就问:“见我的鲜儿了吗?我的鲜儿哩?我的鲜儿哩?”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老 于

下一篇:八仙庄纪事之蛇仙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