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老 于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齐川红

董工走了,接替他的是于工。

于工是信阳人,五十五六岁,普普通通,和董工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住在董工以前住过的地方。问他姓什么,他说姓于,便喊他于工,说愚公移山。他一本正经纠正说不是愚公移山的愚,是干钩于的于。大家于是都称呼他老于。

老于比董工更沉默寡言,同样尽职尽责。他以身作则,不仅指导着工人们干活儿,有时自己也干。我作为公司的监管人员,和他相处的时间一长,慢慢就熟悉了。他拿出带来的茶叶,非要我品品。他问我这儿的地址是什么。几天后的一个午后,我去工地,在门口正巧碰见他出来。他说取快递。我骑电动车驮着他一同去取。是两件短衫,他当即就穿上了,既合身又精神,显得年轻帅气。聊天时,他说他这个人低调、乐观,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一生觉得很满足,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成家立业了。他说女儿是当初在县医院给老婆看病时在垃圾桶旁边发现的,就抱了回家。女儿对他们老两口可孝敬了。“你知道我身上的短衫谁买的?”

“你老婆?”

“不是。”

“你女儿?”

“不,我真心告诉你,一个同学。”

我说:“是你情人?”

他讲述了他们的故事:“我们是高中同学,我比她大一岁,她坐在我前面。那时我们都单纯,男女同学几乎都不说话。我家里穷,有次饭票没了,也不好意思借,中午便没去吃饭,在座位上坐着。她吃过饭第一个进来,瞥了我一眼,问我:‘这么早就吃过了?第一次和她说话,我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怎么回答,嗫嚅着,嘟哝了一声,却见她转过身递给我一只大大的苹果。我不知所措,脑子‘哄一下,浑身紧张发热。她那白皙的脸庞、大大的眼睛让我不敢看她。她递给我就出了教室,我发呆了一会儿,饥饿使我顾不得擦洗就啃了起来。可惜我家供不了我上学,高二没上完我就退学了,到外地谋生。我在外,很少跟人联系,也不知道谁的信息,几年后就成了家。我想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她了。八年前,春节从外地回到老家,出了车站,遇到了一个同学。他联系搞了个同学聚会,我见到了一些几十年未见的同学,没想到的是,竟然也见到她。随后加了微信,有了联系。原以为她过得很幸福,谁知她男人赌博、家暴,孩子长大后就离了婚。我心揪得难受,酸,疼。她一个人在县城租了间房子,在超市打扫卫生。我们通过微信聊天,也只是生活上的琐事,没有深刻的话题。有一次她约我,说想见一面,我风尘仆仆从外地赶回。其实我一生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亲口告诉她压在我心底的秘密:我一直暗恋着她,她是我青春最难忘的记忆。因为不能说出,一生郁闷着,说出来就轻松多了,没遗憾了。没想到她说那时也默默喜欢我。我们说了很久很多,我觉得很幸福。然而没想到的是,孤身的她没了矜持,提出要和我开房,她说世上没有比我善良可靠可信的人。我吃惊、感动,也有些害怕。我借口去卫生间,埋单后离开了,然后告诉她,我在另外一个宾馆住下了。她问我的位置,我没告诉她。虽然我对她念念不忘,爱得刻骨铭心,不能自拔,可是我不能对不起老婆。她说:‘如果你离婚我愿意嫁给你。她又说:‘如果你要我,我随时给你。我说:‘我们也许一辈子不可能在一起,假如老婆先去,或许可能,但离婚我是不会的。”

老于给我看他女同学的微信头像,头像是她本人,虽然“美颜”过,但能看出以前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

“我劝她再找一个,她说找一个能交心的不容易。她想跟着我到我工作的地方找一個活儿。这不伦不类的,我怎么能答应?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老于喝了一口茶,又说,“她身体不好,有风湿病,血压血糖也高。我以前吸烟也喝酒,自从和她有联系后,不再吸烟,不再喝酒,吃穿也不讲究,每月省下来给她邮一千,也不多。跟老婆在婚姻中有了亲情,跟她因为不能得的爱情也有了亲情,我把她当作了一个亲人。”

正巧有工人询问一道工序,老于住口走了过去,太阳的余晖照在他不高大也不强壮而且微驼的身上。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花间酒

下一篇:推 碾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