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房 子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孙在旭

妻子贤惠,儿子乖顺,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甚至可以骄傲地逢人便说:“你看,我多幸福!我对一切都感到满足,尤其是我那套房子,装修完也挺好。有时间你一定得来看看!”这时人们便客套地说:“一定,一定。”但谁也没有真的来敲我家房门。我不免有些失望。

话说回来,一家人可以不受世俗打扰地生活着,在抛去虚荣心的自娱自乐中享受温暖房子的惬意倒也不错,况且我妻子的病更适合静养。

这种生活没有持续很久,在一个冬日的午后,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客人。

按客人自己的话说,她是我妻子的亲戚。但我妻子印象中并没有这么一位亲戚。考虑到她远道而来,又是我们的第一个客人,我们让她进了屋。她三十七八岁,面容姣好,身材保持得很不错,一进门便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然后像领导视察似的指着北面的一间卧室说:“我就住这间啦!”

等她进去后,我看了看妻子,小声问:“好好想想,她到底是不是你姐?”妻子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捂住太阳穴:“有点儿像又不太像。毕竟我姐失踪三十年了。”

我安慰道:“沒事,慢慢观察。”

我也不方便说太多,于是让她俩叙旧,自己下楼了。初冬的太阳无精打采地照着大地,我走在一条满是枯叶的路上,第一次感到外面的空气新鲜而冰冷。

直到天黑我才返回家。我一进门就听到那女人的呼噜声。

我来到妻子身边,小声问:“套出什么话没?”妻子点头又摇头。“那你最好给咱妈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有没有这个人。”妻子同意了,我俩像做贼似的走进南屋,把门带上,然后妻子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也没能给出明确的答案,说还得问问其他亲戚。

妻子放下电话,呆呆地望着窗外低垂的云层,不再言语。从一开始我就看出来了,她一定是又想起小时候的事了。那时候她家穷,父母无奈把她过继给了姑妈。姑妈已经有了一个女孩,两个小孩到一起互相看不顺眼。有一次旅游时,比她大三岁的姐姐失踪了。妻子成年后才回到母亲身边。还有很多事,妻子没告诉我。

五天过去了,女人没有要走的意思。我让妻子暗示她,她装听不懂,反而做出一系列过分的举动。每天下班回来,我都发现家里多了些东西,比如热水壶、微波炉啊什么的。她说她习惯用自己的东西。

儿子没什么反感,因为终于有人陪他玩了。我白天不在家,妻子又忙于家务,这个女人会和他玩捉迷藏。有好几次我发现儿子睡在了衣柜里。当我叫醒他的时候,他眨着眼睛,把胖乎乎的小手放到嘴边说:“嘘,别出声,阿姨在找我。”然而那个阿姨却在房间里手指飞快地点着手机屏幕跟人聊天呢。

我把儿子从衣柜里抱出来,狠狠打了他的小屁股并大声呵斥他:“以后再玩捉迷藏我打死你!”儿子哭了。妻子从外面买菜回来就和我吵了起来。这是我俩结婚以来第一次吵架。

说到底,我把对这个女人的愤怒转移到妻子身上了。而这个女人房门紧闭,猛烈的金属乐覆盖一切。我和妻子面面相觑,还吵啥呀?

有一次妻子出去买菜了,儿子又睡着了。我一进屋就看到她穿着薄薄的睡衣站在门边,媚态十足地看着我。不得不承认,这种诱惑难以抵挡。但我和妻子走到一起不容易,想到这儿,我转身下楼了。

仿佛为了报复我似的,三天后我下班回到家,看到一个瘦小的男人从她房间出来,都没多看我一眼就堂而皇之地出去了。妻子报以苦笑:“说是姐夫。”

鬼知道这个猴子一样的姐夫是什么来路。我转身走进儿子的房间。我多么怀念从前的日子啊!

这回我们不得安宁了,尤其是夜里。儿子时常在夜里惊醒,揉着眼睛来到我和妻子的卧室对我说:“爸爸,那个坏人是不是欺负阿姨了,她都哭了。”我只能说:“不,宝贝,她没哭,那是在笑。没事,回房间睡觉去吧。”

“可我睡不着了。”儿子揉着眼睛。

妻子只好把儿子搂进我们的被窝给他讲故事。等儿子睡了后,我再也不想忍了,对妻子说:“你是不是还在想你姐?”我感觉到她的身子微微地颤抖着,那儿时的噩梦还不肯放过她。

“我……我……”

我把她搂在怀里:“她不可能是。”

妻子哭了。我的气也消了:“好了,别哭了。不管她是谁,这毕竟是我们的房子,她早晚会走的。”

天一天比一天冷了,我出去散步的时间也就少了。那么问题来了,我不得不用更多时间面对这个女人,实在是尴尬。对妻子而言,那个瘦猴男人常来也是个问题。

我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却像偷情似的,这到底还是不是我们的家了!我开始夜不归宿。我假称加班,其实是和朋友去喝酒,喝多了就在朋友家睡。

有天晚上我喝完酒,朋友说家里来客人了不方便让我住,于是我往家走,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女人抱孩子的身影。我有点儿头晕,眼前也模糊起来。突然听见有人喊:“爸爸。”我揉了揉眼睛一看,竟然是妻子抱着儿子站在街上。我立刻清醒了。我跑过去问:“这大冷天的你带他出来干吗?”

妻子哭了起来:“我……我……”

“到底怎么了,说话啊!”

妻子哭着说: “她换锁了。”

我看着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这寒冷的天空下,在这无人的大街上,在这美好的人世间,我们还能回到那个房子里去吗?

我多么怀念从前的日子啊!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弦 歌

下一篇:花间酒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