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弦 歌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岑燮钧

天色很快暗下来了,山里似乎黑得更快。郭保全校长走出祠堂,沿着山村的小路兜了一圈。他时不时走进村民家里,一边与主人打招呼,一边查看租住着的学生,提醒他们当心火烛,早睡早起。

当他转回祠堂准备也去休息时,听到了风琴的声音。风琴弹的是《送别》,和着节奏,他不由得哼了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他走进用作教室的祠堂,看见一个男生正在弹风琴,借着隐约的月光,手指熟练地按着键盘。

“看不见了吧,明天早上再弹吧!”

学生立马站起来,喊了声:“郭校长!”

“你家是哪里的?”

“回校长,我家在皿山。”

“哦,那路挺远的。”郭校长对这学生有些印象。他又抚了抚风琴,叹了口气:“唉,这次撤退只剩下两架风琴了,另一架还有点儿漏气。”而最近的消息又让他忧心忡忡,一是听说省政府省教育厅迁到更偏西的皿山深处去了,一是日军离此又近了二十里。局势到底会怎样,真没法说啊!

第二天一早,路上遇到军训教官,他向郭校长打听学校是否还得搬,说他是本地人,如果学校再搬,他不走了,一大家子,怎么走?郭校长笑笑说:“那上面总会派别的人来的。”

他回到山村时,又听到了风琴的声音,一个音色清澈,一个有点儿闷声闷气。

刚走进办公室,会计老余走过来,问道:“不知道下个月的教育经费还能不能按时拨付?”

到月初时,郭校长打听了一下,不由眉头紧锁。由于战事吃紧,本地银行已不能领到经费了,他得亲自去一趟皿山。两人合计了一下,得找个认路的同行。可是,一时到哪里去找呢?这时,老余忽地记起来,有个男生就是皿山人。郭校长也想起来了。老余查了一下名单,得知这个学生叫卢亮,一下课,就把他叫了来。郭校长一看,果然是那晚弹风琴的男生。

老余说了一下叫他来的意思,郭校长微笑着看他:“就怕你力气不够!”

“校长,我行的。去年我们撤退时,我还背着受伤的同学一起上山呢。”

第二天一早,两人偷偷上路了。出门万事难,转来转去,好不容易在第三天下午见到了国民教育科科长,他说只能在皿山银行领到款项。他从银行里出来时,手心全是汗。这次他领到了两个月的经费,仅仅用一个布包裹装着,背在肩上,是不是太显眼了?

当旅社里只剩下他俩时,郭校长向卢亮亮了底。卢亮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倒吸了一口凉气,喃喃自语,万一包裹被抢,那就不得了了。忽然,他一拍脑门儿说:“对了,我每次上学来,我娘总是把钱缝到我的内衣里。要不,我们也把钱缝在内衣里,怎么样?”

他向老板娘要了针线包,关紧了门窗。郭校长就把钱分成两半,一份缝在自己的内衣里,一份缝在卢亮的内衣里。

“校长,您放心,人在钱在,我知道这事非同小可……”

一路担惊受怕,终于回到了山村。郭校长拍拍卢亮的肩膀,长吁了一口气。

此后,也有整个月领不到经费的,但山村里,依然琴声悠扬。时局依然难以预料,偶尔会看到敌机从东南角掠过,但也没有扔下炸弹来。

突然有一天,一个学生气喘吁吁地跑进办公室来,说:“打起来了,打起来了。”郭校长一惊,急问什么事,因为警报并没有拉响——原来一群男生与教官混战在了一起。郭校长急忙赶过去,拨开人群,只见一个教官在横摔一个男生,不断用脚乱踢。郭校长喝道:“住手,怎么可以打孩子呢?”他立马拉开两人,定睛一看,被打的竟是卢亮。

几个教官气势汹汹地拥进校长室,说是共产党闹事,一定要开除卢亮,为首的就是上次打听消息的那个本地教官。等他们走后,郭校长查看了卢亮的傷情,让老余给他涂上红药水,又一一查问学生,终于明白了。这几个教官平时作风粗暴,对女生也动辄打骂,卢亮说了句“不能打女生”,结果惹恼教官。他们恼羞成怒,打卢亮出气。同学们看不下去,一哄而上,围攻教官,终于酿成一场混战。郭校长感到事态严重,就集合学生进行训话:“在此国难当头之际,本当勠力同心,弦歌不辍,保我国本;谁知你们少年意气,不懂时务,惹下大祸。从今之后,当潜心学习,为人师表,以上不负国家和民族,下不负父母和师长!”

但是随后,他也辞退了那几个教官。因为他们态度强硬,毫无反省之意,还一定要他开除卢亮,否则就停止军训,报告上面。郭校长正色道:“请便!”

“校长,这样怕是不好吧……”老余有点儿担心。

“这几个兵油子,积习难改,不但于教育无补,还会败坏风气。我上次还看见他们追逐女生,态度甚是轻浮……”

这事,暂时算是压下去了。

这天黄昏,郭校长沿着山村又绕了一圈。祠堂前后,树木掩映,残阳漏金,暮鸦四噪。他听到音乐小组在训练弹唱,《送别》的歌声再次传入他的耳朵——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

郭校长伫立静听,眼里有点儿温热。过了会儿,他一个人往山上走去,在一个山头,远望东北,站了很久。那里是沦陷的舜江市,市北郊有一幢口字形黄瓦青砖的二层楼房,有十多个教室和长长的宿舍,四周是操场、农场和田野,那就是舜江师范的原址!

刚才,他接到了教育厅的指示,让他辞职复命。因为军训事件,已引起上面的不满。

郭校长已经决定:不能开除卢亮。因为那是一个火种。

[责任编辑 晨 飞]

上一篇:红苹果

下一篇:房 子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