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小小说的高明结构师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小小说一两千字的篇幅,在长篇小说作家的笔下,也许就是写一个细节、一段风景,但小小说作家要在一两千字以内构建起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在我看来,优秀的小小说作家首先应该是优秀的结构师,在他的精心结构下,一两千字的体量就会发酵、膨胀。

我读奚同发的三篇小说,仿佛看到一个高明的结构师在以不同的方式来构建艺术世界。

《躲》讲的是一个退休警察的故事。作者采用了思维反转的结构。一开始写刑警窦文贵退休后想要悠闲自在地过退休生活。他一大早去菜市场买菜,被一位卖菜的女人认了出来,女人主动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卖菜时还执意不要他的钱。前面这一段叙述完全是一幅警民親如一家的情景。可是窦文贵的“退休啦”一句话,情节马上反转,刚刚还笑容满面的女人瞬间变得穷凶极恶。警民亲如一家的场景原来只是一种伪装和假象。反转结构可以说是将对立统一的规律运用到了小说叙述之中,外与内、身与心、强与弱,这一组组对立物,又是事物的一体两面,光看一面是寻不到事物的真相的。小说通过反转结构将事物的两面同时呈现出来,不仅形成强烈的对比效果,而且也揭露出事物的真相,真相竟是如此复杂!我们能说卖菜的女人虚伪吗?不,她在强势的警察面前必须表现得热情,因为她的生存环境要有警察来保护。但你也不能说后来的穷凶极恶不应该,因为她最亲的亲人被警察抓走了。反过来说刑警窦文贵,他的确掌握着公权,但他不是公权私用的人。在维护社会秩序时他是强者,但在处理个人事务时他又是一个弱者,这样一来,他只有选择“躲”来应付人生的无奈。

《 在松口》可以说是一出爱情的悲剧,一个青春年少的女孩子因为一时的犹豫错过了自己心仪的恋人,这一过失成为纠缠她一生的心病。作者采取的则是与纠缠相匹配的复沓结构。复沓是一种修辞手法,指在文本中句子或词语的反复出现,所谓“言之不已,又重言之”,起到一唱三叹的效果。作者将“松口”作为复沓的元素,将复沓用于结构之中。“松口”是一个镇的名称,女孩子的恋人就是从松口乘船离去。她一路追赶到松口,隔着码头看见自己的恋人就在对面的船上。他等着女孩子开口说话,但女孩子或许因为羞涩或许因为胆怯,最终也没有开口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连女孩子的亲娘也为此而惋惜:“你为什么不松口呀!”作者巧妙地借用谐音,对一个地名作了人生哲理的发挥。是啊,你都来到了松口,为什么还不松口呢?人生就是这样,该松口的时候就要松口,否则幸福就从你身边流走了。

《城市病人》讲述了一个电视栏目的故事。这个故事用小小说的方式来讲述便只能采取高度概括的方式,既然如此,作者干脆就选择了一种夹叙夹议的结构。当然,所谓“议”是小说化的“议”:以形象的语言对事情作整体性的描述,比如交通事故的数据统计,比如节目播出后的热烈反应情景。故事在夹叙夹议中一波三折,先是“我”策划的《第一目击重现》电视栏目办得特别红火,好评如潮。接着是一个车祸死者的朋友找上门来请求不要重播事故现场,“我”深受震撼,果断停播。但“我”发现尽管这个节目的内容换了,新的节目内容仍然患着同样的“病”,“我”于是愤然辞职。“我”自认为觉悟很高,却在一次街头抢拍路人镜头并发到微信朋友圈的过程中,突然醒悟到,其实自己“病”得也不轻了。而“我”恰是当下全民媒体暴力“病”中的一员。

结构是小说的基本要素之一,这一点在长篇小说写作中会显得特别突出,但是小小说的写作也要强调结构吗?的确,有些小小说几百字,仅仅写了一个场景或片断,哪里需要在结构上做文章呢?我过去也抱有这样的偏见,但读了奚同发的三篇小小说之后,就意识到小小说也应该在结构上下功夫。有了一个好的结构,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责任编辑 晨 飞]

贺绍俊,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曾任文艺报社常务副总编辑、《小说选刊》主编。专业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主要从事当代小说研究和批评,以及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研究。主要著作有《文学的尊严》《建设性姿态下的精神重建》《重构宏大叙述》《当代文学新空间》《文学批评学》《中国当代文学图志》《铁凝评传》等。曾获鲁迅文学奖等奖项。

上一篇:二十米

下一篇:关于历史小说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