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改 口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潘明祥

煤矿井下铺设道轨需要大量道钉,精明的张铁匠瞅准机会,在矿门口搭两间棚子,支起烘炉,叮叮当当开起了铁匠铺,专门打制道钉,卖给矿上,生意不错。当然,农忙时也打制锄镰锨等农具。

张铁匠有一儿一女,儿子抡大锤,闺女拉风箱,他自己掌小锤儿,老婆烧水沏茶做饭,一家人围绕着红彤彤的炉子从早忙到晚,小日子红红火火。

打铁是个技术活儿,更是个力气活儿,一天到晚汗流浃背,非常辛苦,于是,离不开两样东西:一样是水,毛巾搭在肩上,茶壶伸手可及,不停地擦汗,得不停地喝茶,毛巾一拧,滴滴答答能接半碗水;一样是酒,喝酒解乏,提神。别人喝酒按瓶买,张铁匠家喝酒论桶买,十斤装的塑料桶一买一桶。张铁匠一天三喝,名声在外,早晨一茶碗儿,中午两茶碗儿,晚上又两茶碗儿。每天除了水就是酒,除了酒就是水,水酒酒水也就分不清了。

爱喝酒的人需要酒友,不然,一个人喝闷酒没意思。矿供应科的小李经常采购张铁匠的道钉,俩人一来二往成了酒友。酒友就是朋友,朋友就是兄弟。刚开始的时候,俩人客客气气,张铁匠尊称小李“李科长”,吓得小李连忙纠正,说:“千万不敢乱叫啊,科长知道了岂不恼我!”小李尊称张铁匠“张叔”,张铁匠不乐意了,慷慨道:“都是出来混的,非亲非故论啥辈分,你我都是兄弟!”说罢,抬手指着烘炉旁的儿女叮嘱:“好生记着,今后见了人家李科长要叫叔!”

儿子和小李年龄相仿,嘿嘿一笑,当作耳旁风。闺女只比小李小两岁,白了小李一眼,嘴噘得老高:“哼,就不叫!”说罢,一拧身进屋里去了。一条又粗又长又黑又亮的大辫子从脑后拖到腰际,随着腰身的扭动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小李见了,心头一热。

从那以后,张铁匠和小李以兄弟相称,酒桌上猜拳行令:“哥倆好啊!五魁首啊!六六六啊!兄弟顺啊!”喊得震天响,矿门口进进出出的工人都听得见。

朋友归朋友,喝酒归喝酒,小李公私分明,懂得把握分寸。他到铁匠铺子里喝酒,从来不白喝白吃,不是拿只烧鸡,就是带上包五香花生米,再不就从矿食堂掂两个小菜。张铁匠生气地说:“你我是兄弟,太客气了!”小李脖子一梗:“亲兄弟才得明算账哩!”自此,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轮到张铁匠往矿上送道钉,小李立马换了个人似的,沉着脸验质称重,一是一,二是二,秉公办事。张铁匠心里那个佩服啊!收完货,开完票,送张铁匠到库房门口,小李双手一拱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不住了!”张铁匠拱手回礼:“应该,应该!”

尽管这样,小李还是被举报了,说他长期吃张铁匠的回扣,被铁匠拉下了水。甚至有更难听的,说张铁匠实施美人计,叫闺女引诱采购员小李,随后张铁匠又将小李逮了个正着,攥住了把柄。民告官究,矿纪检科立案调查,三番五次把张铁匠传唤到矿上问话。张铁匠气得肚子鼓鼓的,像一只充满气的癞蛤蟆。一个月后,调查结束,组织上还了小李一身清白。自此,小李在矿上有了好名声,领导对他更加信任。

张铁匠摆酒给小李压惊,端着酒杯无限感慨:“我早就说嘛,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李老弟是做大事的人,可别小瞧了人家!”

这话说出没多久,一天,张铁匠去矿上结账,回家一推门,似乎反锁着,再一推还是不开,自言自语道:“咦,大白天关啥门嘛!”正在纳闷儿,门吱扭一声开了,开门的是闺女,低垂着头,脸红得像晚霞。身后站着采购员小李,一脸惊慌地整理着衣服。张铁匠一下子全明白了!

爱面子的张铁匠经不住打击,一病不起,冷锅冷灶,好几天没有开张。正当无法排解的时候,矿供应科董科长来了,手里提着两瓶好酒,进门就喊:“张师傅,我给你道喜来了!”原来,董科长是来为小李登门提亲的。他说:“人家两个年轻人早就恋爱了,就你眼拙糊涂。小李说了,只要你老同意,他敲锣打鼓风风光光明媒正娶。”

张铁匠听罢,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长叹一声:“唉,你说这算啥事儿,称呼了几年的‘兄弟,往后咋好意思改口嘛!”董科长大手一挥:“这有啥难!你让老嫂子做几个菜,我把小李喊来,叫他给你敬三杯酒,磕三个响头,今天就改口喊‘爹!”

张铁匠的老婆正愁眉不展,一看这情势,忙不迭地说:“好!好!好!”欢天喜地地出门买菜去了。张铁匠挠着头皮,嘿嘿地乐了。

[责任编辑 晨 飞]

上一篇:棋 道

下一篇:打碎玻璃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