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三千世界鸦杀尽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吴卫华

外面密绵绵的秋雨洒在梧桐树阔大的叶片上,又汇成小水流啪啪嗒嗒地落在下面交互的青郁郁的叶片上。在明亮的大红提灯照射下,空中仿佛闪着银毫晃动着亮波,薄寒微凉的气息填塞了整个暖香阁。暖香阁里一点儿也不暖,菊代子趴在栏杆上,看对面街巷上那个依靠在梧桐树下的男人很长时间了。从上向下斜斜看去,男人静静地坐在那儿,用一顶斗笠遮着面孔,怀里抱着一把武士刀。

男子一直箕坐在那儿,黄昏都降临了,细雨也霏霏许久了,他就像是个木雕石刻,甚至坐姿都没有变动一下。菊代子好像沉不住气了,拿了一把图案典雅颜色温润的紫色和伞,一手微微拉起和服下摆沿着木梯下楼。木屐先是在木梯上发出隐忍迟疑的咯噔咯噔声,及到了街巷里的青石路面上,碎步行进的木屐声就成了啪啪啪的清脆敲击音。

“柳八郎君,你好歹也是一个受人尊敬的顶级武士,这样招摇地坐在我家门口,是会被人非议的。”菊代子款款弯下腰,对戴着斗笠的男人软语相劝。

柳八郎抬起头,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菊代子小姐不答应,我就一直在这儿等。”

菊代子叹口气:“就算是我答应你,吉野丸也决不同意,毕竟我跟吉野丸有过誓约在先。”

柳八郎从地上站起来:“那我就更得在这儿等了,你若之先已与其他男人有过牛王法印之誓约,那我定将挥刀为你斩落那三千世界之鸦,自此你心之所属只为我一人。请告诉我吉野丸是谁?”

菊代子又叹一口气:“天黑了,雨也下得紧了,既然你不肯离开,就跟我去暖香阁小坐吧,我告诉你吉野丸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日本幕府时代,神社或寺院发行一种叫“牛王法印”的符咒,主要用于恋人在神灵前宣誓:若有违信,待鸦之三羽落尽之际,则是违信之人吐血身亡之时。

进了暖香阁,柳八郎摘下斗笠,现出为防止打斗时乱发遮眼而依例剃去额发的光额头:“吉野丸是谁?”

菊代子帮他脱去外面的武士羽织,又给他倒上一杯香茶:“吉野丸是长驿藩川幸家的亲信武臣,刀术卓绝,但他从不喜欢张扬自己,以致在武士中几乎没人知道他。我和吉野丸是在游春时认识的。”

柳八郎冷笑:“长驿藩弹丸之地,国小势弱,川幸家更是日薄西山,怎会养得出超一流的武士?我代表前松藩的武士,要跟吉野丸一決高下。”

菊代子满脸关切:“前松藩跟长驿藩相约为兄弟藩,千万别伤了和气。”说完这话,菊代子温柔地给柳八郎脱去直垂。那个晚上,柳八郎留宿在了著名艺伎菊代子的暖香阁。

三天后,柳八郎上门挑战吉野丸,两人的眼神都狠戾阴鸷,略略对视便拔刀相向。错综的刀光中,两条身影倏分倏合。随着柳八郎的长刀带出一道新鲜的血虹,决斗戛然而止。柳八郎振刀甩血,转刀入鞘,看也不看倒在血泊中的吉野丸,昂昂然离去。

吉野丸被柳八郎登门挑衅斩杀,彻底让长驿藩的武士羞恨激愤了。藩主川幸大怒,亲自组织军队攻打相约为兄弟藩的前松藩。几场征杀下来,两藩伤亡惨重,战斗力都耗损殆尽。跟两藩相邻成三足鼎立之势的东州藩突然出手,轻而易举地分别攻下了前松藩和长驿藩,坐收了渔利,实现了久已有之的兼并野心。

在东州藩的庆功宴上,艺伎菊代子赫然居上座。藩主康喜俊成向大家介绍菊代子说:“今天的大功臣是咱们的忍者凉宫千夏,她能歌善舞,身怀绝技,秘有忍术。要不是她施出反间两大顶级武士的计策,我怎么能轻易解决掉前松藩和长驿藩?”

众人起哄请忍者凉宫千夏唱一曲,随即有人拿来一把三味线。凉宫千夏把三味线抱在怀里,面向众人,一笑百媚生,再笑蚀骨髓,接着快速用拨子弹奏,丝弦劲荡,余音绕梁,她却轻舒歌喉徐徐唱出仙声: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

九尺二间掌灯过,唇红犹附火吹竹。

如此蛊媚冷艳又带着戾气的誓言,让听的人都有种凉森森鲜艳艳的向死感。

忍者,意指秘密行动的人,为藩主或贵族执行特殊的谍报任务。忍者都有诡异的忍术,忍术又名隐术,即隐身术,和中国刺客的暗杀术相似,是一种伏击战术。忍者家族世代秘传,外界很难知其详貌。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牧羊人买买提(二题)

下一篇:复仇记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