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牧羊人买买提(二题)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巴图尔

陪 伴

买买提每次逛巴扎都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去,把牧羊犬塔西拴在牧羊小屋门口看家,回来给塔西带上一点儿好吃的就行了。塔西在买买提心里不是一条狗,而是陪伴他度过无数无聊的日子的伙伴。胡杨林里的日子太孤单了,只有自己的影子和塔西陪伴着他。

塔西很通人性,知道他什么时候不高兴了,什么时候想家了。塔西静静地卧在买买提身边,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它还会用头在买买提的腿上蹭,安抚他焦躁不安的心。塔西经常做出一些搞怪的动作,逗得买买提合不拢嘴。买买提觉得塔西智商很高,比五岁的孩子还要聪明。如果哪一天塔西开口说话了,他都不觉得很意外。

每次赶巴扎,买买提一拿起绳子拴塔西时,它都不很情愿,一溜烟儿地跑进胡杨林里让买买提找不到。买买提赶巴扎去了家里就没人照料了,虽然家里没什么贵重的东西,也不怕有人跑到这里偷他的东西,但是把塔西拴在门口他才放心。实在找不到塔西了,买买提就对着胡杨林喊:“塔西,赶紧出来,等我回来给你带肉包子,不然今天就没有你的饭了。”

塔西听到了,就会从胡杨林里乖乖地跑出来,摇着讨好的尾巴,围着买买提身前身后转圈圈,就是不想被一根绳子拴着——太不自由了,即便不跟买买提去逛巴扎,也不想被拴着哪儿也去不了。如果不拴着,它可以在胡杨林里玩儿,运气好还会逮一只野兔子吃。买买提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满脑子都是巴扎上的美食。他可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就是早到巴扎一分钟也是很高兴的。所以每到这时,买买提总是很不耐烦地说:“你这个狗东西想干啥呢?再耽误我的时间你就别想自由了,我拴你三天。”

塔西知道买买提发脾气了,它可不想在方寸之地被拴三天,所以才会乖乖地等着买买提把绳子套在脖子上,这时它嘴里会发出一种很悲伤的叫声。看着买买提骑着摩托车走了,渐渐地消失在胡杨林里的小路上,它的眼里总是显得那么幽怨那么无奈。望着买买提骑着摩托车的背影,塔西总会叫上几声,好像是在说:“早点儿回来,我在家里等你买好吃的哟。”

买买提寂寞无聊的时候,就和塔西说说话,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都掏出来。反正也没有一个说话的人,和塔西说总比和一棵树说话好得多,不管听得懂听不懂,塔西都是一个倾听者。他说:“人哪,这一辈子就像一盏油灯,熬呀熬呀,熬着熬着灯油就熬干了,人也就熬老了。就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能想到我也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一辈子一事无成,实在可悲得很。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满脑子不着边际的梦想,总觉得自己能得很,可是有多少人实现了梦想呢?可以说,绝大多数实现不了。我到老了才明白,那些梦想都是空的,是自己不想脚踏实地的借口,只会浪费自己的精力和时间。要是让我再活一回,我才不干那么傻的事嘞!一天到晚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情,其实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的大事情?还不如安分守己干一点儿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那该有多好!”

买买提呆呆地望着扑棱棱翻动的树叶子,好像陷入往昔的回忆中。塔西也站起来,一溜小跑到一棵胡杨树下,翘起一条后腿尿了一泡尿,回来继续趴在买买提的身旁静静地听着。买买提说:“你看,一年年就这么过去了,我早就想明白了,我这辈子没有大富大贵的命,我每年都撅着沟子(屁股)干,就想多挣点儿钱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可什么还都是一个老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改变,只有我的年龄大了,胡子也白了。我现在想,哪一天睡下去就醒不来了,这辈子就算结束了。想一想,人这辈子来到这个世界干什么来的?我也不知道,就这样把一辈子的时间都消耗完了。”买买提抚摸了一下塔西的头继续说:“还是你好,没有烦恼也没有忧愁,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人有思想了就麻烦了,烦恼就多了。”

买买提认为塔西听得懂他的话,虽然塔西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他不需要别人的参与和对话,但是有一个忠实的倾听者是很有必要的,他不想自己像个傻子,絮絮叨叨地自说自话。塔西也是买买提放羊时最好的助手。无论塔西在哪里,只要他一个口哨就跑回来了。羊群里总有不安分守己的家伙,吃着吃着就来了歪主意,顺着自己的意愿就离群了。这些年,买买提年岁大了,身子重也懒得跑了,啥事儿都让塔西帮他干。塔西从不偷奸耍滑,总是一溜烟冲过去,把离群的羊赶回来。

塔西也很会折腾那些不听话的羊。它不让羊吃草,一会儿叼着羊的腿,一会儿趴在羊的背上,羊被惹急了就要和它拼命。塔西一看那只羊急了要顶它,好汉可不吃眼前亏,就赶紧跑了,然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在草地上打滚儿玩耍,或者卧在买买提身边睡觉,或者静静地看着买买提的一举一动。

买买提忽然觉得很孤单,连老婆都不愿意陪他到胡杨林里放羊,只有塔西无怨无悔地跟着他,无论在家还是在这里,陪伴他度过了很多很多百无聊赖的日子。

冬天的故事

一场秋雨过后,胡杨林里气温急剧下降,背阴的地方已经开始结冰了。往年这个时候,买买提早就把羊群趕回村子了。各家各户把自己的羊赶回去,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地逛巴扎了。

前几天,村里来人说,村支书交代了,让他晚回村子几天,配合电视台的记者拍摄一部纪录片。他嘴上答应了,心里却在骂:“倒霉的电视台,什么时候拍不行,偏赶在这个时节!”看着艳阳高照的天气实则冷飕飕的,像小刀片一样的冷风猛劲儿地吹,把他那张老脸都吹得起了皮。可是没办法,村支书说了他就得照办。村支书的话不听他可没好日子过,村支书一句话他明年就放不成羊了。他既没技术又没有好体力,还到哪里去挣钱?

他晚回村子几天街坊邻居也都很高兴,他们就可以晚几天操心羊的事儿。他觉得电视台这些人就是吃饱撑的,为什么单挑这个季节?这么冷的天,干啥都不方便,最主要的是耽误他回家。以往的冬天,他把羊群赶回村子就没事了,剩下的时间除了赶巴扎还是赶巴扎。现在的巴扎天很多,每个乡镇都有巴扎,从星期一到星期天都有巴扎,只要他想逛,整个冬天都可以逛巴扎。电视台要拍片子,人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来,不知道要拍多久。他望着金碧辉煌的胡杨林,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似乎嗅到了巴扎的烟火味道。

自从第一缕秋风刮起,买买提就盼着早点儿回家了,这样就可以安安稳稳地享受天伦之乐了。快一年没见老婆孩子了,能不想吗?可是想也没办法,不能把羊群撂在胡杨林里不管,跑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他一想到女儿热斯古丽,就是满脸的笑容。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他觉得,说这话的人一定有女儿,不然怎么这么了解父亲和女儿的关系?女儿热斯古丽十一岁,上小学五年级了,天真活泼,爱笑,笑起来就像一串银铃一般。他编了几个很漂亮的小筐,是用芨芨草和红柳编的,有葫芦和南瓜形状的,他还给女儿逮了几只蝴蝶夹在一张报纸里做成了标本。报纸是他用来卷莫合烟的,可是为了给女儿做标本,他卷烟的纸都撕得很窄,烟卷得也很细,这才节省下来一张报纸。他还捡了几根雄野鸡尾翎,非常漂亮,他知道女儿热斯古丽喜欢这个。他一想到回家,脑子里就是女儿热斯古丽可爱的笑容。

等了两天,电视台的三个人开着小货车来了,下车就搭起一座大帐篷,把很多东西从车上搬了下来,感觉不是来工作的,是来这里久住的架势。买买提揣着双手倚靠在门框上(导演安排),看着几个人摆弄着摄像机。他就像木偶一样听从他们摆布,让他笑他就笑,让他打开羊圈门他就打开羊圈门。羊圈门打开了,羊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就往外跑,没有达到拍摄要求。那三个人就喊着,让他把羊群管理好,让羊有秩序地走出来。

买买提笑了,说:“你当羊是我吗?你让它们怎么样它们就怎么样?”

买买提把羊群又哄回圈里重来,连续几遍都没有达到拍摄要求。那几个拍摄的人有点儿着急,其中一个年轻一点儿的人走过来,对买买提说:“你怎么搞的?这么冷的天多不容易,都拍了这么多遍了,就是达不到要求,羊一出来就是乱套了,这怎么行?”

买买提微微地笑着说:“羊不是人,你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你不是牧羊人吗?怎么这点儿事都做不好?”

“我是牧羊人,但羊不可能像人一样排着队走出来。”买买提说,“我不懂你们拍这个片子干什么,可我觉得拍片子就是给人看的,要尊重生活的原汁原味。我是放牧人,不是马戏团的驯养师。再说了,我的羊像马戏团动物一样,就失去真实的牧羊效果了。”

拍完了,三四天时间,把买买提折腾得够呛。临走的那天,晚上做饭的时候,电视台开车的司机在胡杨林里转着玩儿时,从胡杨树上弄了一块胡杨碱,回来就对导演说:“清炖羊肉时放上胡杨碱特别好吃。”电视台的三个人就让买买提杀只羊清炖了。

买买提说:“羊都是村里街坊邻居的,少一只羊我回去都没办法交代。”

电视台的三个人和驾驶员都很不满意,嘟嘟囔囔地说:“给你们拍片子,连一只羊都不给吃。”导演问买买提:“这群羊里有村支书家的羊吗?”

买买提说:“有。”

导演说:“好,我现在就给村支书打电话,我就不信跑到胡杨林来干活儿,连清炖羊肉都吃不上,别人山珍海味请我们都请不到。”说着就掏出手机给村支书打电话,可是没有信号。

买买提说要去给羊饮水了,他就赶着羊群走了。最后導演爬到小货车上才打通村支书的电话,就等买买提回来杀羊了。他们把水倒进锅里,火也点着了,可就是不见买买提和羊群回来。

下半夜,买买提赶着羊群回到了村子。他敲开村支书的家门,村支书很惊讶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买买提说:“拍完了。”

“羊杀了吗?”

买买提说:“他们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说要给羊饮水,就把羊群赶回来了。”

村支书笑了,拍了拍买买提的肩膀说:“平时看你像个榆木疙瘩,关键的时候还能做出这么出奇的事儿。好,明年放羊的活儿还是你的。”

[责任编辑 吴万夫]

上一篇:惊弓之鸟

下一篇:三千世界鸦杀尽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