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春 香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宗晴

春香不是本地人。那年她与东林在一起打工时认识,如今嫁给东林十多年,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东林的父母相继去世后,东林继续去外面打工,春香和众多留守妇女一样,在家里照看学生。

不同的是,其他妇女除了照看好孩子外,更多的时间消耗在麻将桌上,而春香还要种庄稼、养猪、养鸡鸭鹅,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春香还会开车,电动摩托、小车都会开。小车停在院坝里,不常用。电动摩托节能环保,每天接送学生,来去自如。

村书记找到春香说:“我们想培养你为本土人才,你愿意不?”

春香摇头。

村书记又说:“金沟村是大村,我们都没多少文化,又接近退休年龄,时常跑来跑去力不从心。你年轻,会开车,懂电脑,是最好的人选。”

春香答应了。

有人问春香:“你在村上任啥职务?”

春香说:“没职务,本土人才。”

“啥叫本土人才?”

春香不说话,却笑了,露出两排雪白整齐的牙齿。

有人解释,本土人才就是村上的后备干部。

“多少钱一个月?”

春香不笑了,正色道:“不是钱的问题。”

第一次到村办公室上班,春香不开车也不骑车,步行,噔噔噔,两条羊角辫一翘一翘的,心里咚咚咚,像小兔子要蹦跳出来……

半天时间,春香就掌握了工作要领,对电子表格的制作、村居信息的整理和录入一点即通,对全村的地理环境以及外出务工人员的情况也了如指掌。为增强互动性,她组建了村民微信群。

有村民反映本村的硬化路太少,一些偏远地方连机耕道都没有,出入不便。春香花了三天时间跑遍全村,打印出一份报告交到镇上。镇长说:“修乡村公路也是脱贫攻坚项目,上面会按时间规划分批实施的。”春香说:“交通问题不解决,怎能推进其他工作?”镇长要她拿出具体计划,春香指指那份报告,镇长这才低头细看,问:“公路修好后,你真有把握带动村民们的积极性?”春香说:“我有信心!”报告上呈区政府,很快修路的经费有了着落。

老远的人都知道金沟村有个年轻有为的女人叫春香。村民们见了她,亲昵地喊:“春香,春香……”

春香双眸清澈明亮,甜甜地笑着答应:“哎……”

秋凉,农闲。除少数村民种了油菜和胡豆外,其他地都空着。春香去镇上开完会,带回一些榨菜种子,在村民群里留言,叫大家直接到村办公室免费领取。消息发出去好些日子,来领取种子的人寥寥无几。春香走村串户了解原因,得知村民们担心榨菜种出来价格太低,不划算。春香耐心开导:“我们仔细研究过了,种榨菜不需要太多劳力和肥料,一棵榨菜重的可达五六斤,镇上统一派车下乡定点收购,有保护价格,包赚不赔,还犹豫啥?”

“你家种不?”

“肯定种啊!”

“好,你种我们也种。”

春香和村委会的几名成员一道,在每个社选址刨土撒下榨菜种子,方便村民就近拔秧栽种。

今年初春,榨菜收獲季节,春香愁眉不展。可恶的新冠肺炎闹得人心惶惶,乡下到处都设了卡点,进出人员和车辆均受严格管控,榨菜运输成了一大难题。村委会向镇上请示,很快得到了回复:专车护送,绿灯放行,四天为限。

吃罢早饭,天还没亮,两个孩子还在酣睡,春香悄悄出门,骑车直奔村口卡点。卡点白天黑夜由村社干部和一些志愿者轮班把守,春香也是其中一员。没轮到她值班的时候,她每天也要来这里看看。

途中,春香兜里的手机微微振动,她没有理会,一气到达卡点。

“春香,这么早啊?”听到响动,卡点的人醒了,两人睡在堵住路口的车里。

“今天逢场,我怕有些人不自觉,以赶场为借口,去街上聚集。”春香边说边掏出手机,见是东林发来的信息,没回。“你们先睡一会儿吧,我守着。”

天色渐明,陆续有人来到卡点,要赶场买东西。春香耐心解释,多数村民通情达理,被劝了回去。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头儿拍着胸脯,唾沫四溅:“我不怕死,今天非赶场不可!”

他是七社的五保户,春香认识他,她说:“老人家,你还有啥不满意的?政府给你修住房,给补助款,缺啥送啥,目的就是让你好好活着。别拿生命开玩笑。再者,你自己万一感染了,也会连累别人呀!”说得老人哑口无言,面露愧色,转身要走。

“慢着!”春香叫住对方,“既然你没事,眼下大家收榨菜正缺人手,时间紧迫,你去帮帮忙吧。”

要上街赶场的人还真不少,春香笑嘻嘻地说:“我就知道你们有空闲时间,专门在此恭候。走,一起收榨菜去!”卡点的人捧腹大笑,直夸春香脑袋好使。

午后,春香带了纸和笔,到榨菜收购点过秤计数。哪家哪户的村民,有多少榨菜,春香记得一清二楚。天黑透的时候,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却不见两个孩子。春香跑出屋外大声喊叫,两个孩子慌慌张张奔了回来。

“你们为啥不做作业,到哪里野去了?”春香怒问。

“我们……砍榨菜去了。”两个孩子怯怯地盯着她,哥哥十二岁,弟弟七岁,“人家的榨菜都砍完了,我们家的一点儿没动。作业晚上做……”

春香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忙到半夜,春香才有时间躺上床,赶紧给东林回信息:“家里一切安好,两个孩子很懂事。勿念!”

东林在湖北打工,春节没能回来。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残 弓

下一篇:仰望星空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