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半吊子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王生文

他叫满成,因为去大队的小卖部打过几次酒,便落下了个“半吊子”的外号。

跟大多数农人一样,满成也好那口老白干。其实,子女多,进项少,他根本不具备每天喝酒的经济实力,只有馋得不行时,才想方设法比如背着老婆揣上三个鸡蛋换两毛钱,掖着个原用来装葡萄糖的瓶子去小卖部。小卖部要是有别的顾客,他就等,等到只剩他一人,才拿出酒瓶笑着对营业员说:“可以打一点儿酒吗?”

“一点儿?一点儿是多少?”营业员显然是第一次听人打酒时用“一点儿”这个词,疑惑地望着他。

“打两毛钱的酒……”他依旧笑着回答。

“要么打一斤,要么打半斤,我这里就一个打半斤的吊子(本地人把酒提子叫作‘吊子),两毛钱你让我怎么打?”

“八毛钱一斤,两毛钱可以打二两五,你就打半吊子吧……”他说着把两毛钱递给营业员。

营业员不说打,也不说不打,见他笑得有些尴尬,便摇了摇头,接过瓶子,然后用吊子从坛子里打出酒,歪着倒出些,打量了一番,又歪着倒出一些,最后还歪着倒出了淅淅沥沥的几滴,才将剩余的酒经漏斗倒进他的瓶子。

有了这次经历,满成再来小卖部,营业员就主动问:“又打半吊子?”

满成点点头。几次过后,想不到营业员再见他,竟改口招呼他:“‘半吊子来了?”

起初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也就听顺了,“半吊子”就“半吊子”,谁叫自己争不起那口气呢!

就这样,满成的“半吊子”出了名,真姓实名反倒叫得少了。

此外,还有一个细节他也不能较真,他怕一较真,这半吊子就喝不上了。——满成带的葡萄糖瓶子上面有醒目的刻度,按说,半吊子对应的大约是125毫升,可是有几次,营业员打给他的酒分量明显不够。他看了看,心里说,也不差这一星半点儿的。

就这半吊子酒,他也能对付上几天。以此推论,他的酒量应该不大。

每逢村上有人家请客,如果随了礼,半吊子就得受邀去东家喝喜酒。这场合,有些人尽显酒徒本色,只能喝二两的,往往喝两个二两都不够。半吊子不,顶多也就半吊子。别人再怎么劝,他捂着酒杯的手也不会松开,还用略有点儿文绉绉的话说:“适可而止。”于是,桌上的人见机打趣他:“你还真是个‘半吊子呢!”再往后,赶上喝喜酒,负责斟酒的人给他斟过半吊子酒,就不再劝他喝酒了。

但半吊子有一技之长,他是当地最出色的机械师。那时,每个生产队都有几台柴油机。如果师傅技术不过硬,柴油机轻则多耗油,重则烧瓦,要平白多出好多开销,而半吊子把生产队的机器管理得好,开销也是最小的。

有一次,邻近的生产队一台机器打不着火,正在“双抢”的节骨眼儿上,可师傅怎么修也修不好,他无奈地对队长说:“看来,只能请半吊子了。”

一旁站着新来的工作队,有人接上话说:“你修不好,半吊子能行?”

队长连忙解释,工作队的人一笑,说:“那快去请吧,也就‘半吊子,招待得起。”

一瓶酒放在桌上,半吊子见队长拔出酒塞要给他斟酒,便一边推辞,一边端起饭碗往嘴里扒饭,说:“季节催人,这酒就不喝了。”

半吊子匆匆扒了两碗饭,最先放下筷子,灌了一碗凉水,就随队长和师傅去看机器。也就看师傅摇了几圈机轮,半吊子说:“左缸气道不畅,油嘴喷不出油,你把气门压一压就行了。”师傅照着半吊子说的一试,再摇,机器着火了。这时,队长衔在嘴上的一根烟还剩小半截儿。

转眼年过半百,半吊子感觉摇机器臂力跟不上,便让队长给他安排一个学徒。队长有些自私,想安排自己的侄儿,可半吊子摇头,说他悟性不够学不了。队长虽然不高兴,最终还是为他安排了一个刚下学的青年。

正式收徒之前,半吊子极严肃地对青年说:“我们先说定后不乱,你答应,我们才有师徒的名分;不答应,我再让队长选人。”

青年俯首帖耳,等着半吊子往下说。

“想学这门技术就要不怕脏、不怕苦,要有学懂学精的决心,千万不可像我一样背个‘半吊子的名声,你能做到吗?”

青年面向半吊子,军人一般喊出“能做到”三个字,然后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打这以后,青年当上了半吊子的徒弟。乡间有“徒弟徒弟,三年奴婢”之说,可这青年不仅没有花三年,更没有为半吊子做过一次家务,仅仅过了八个月半吊子就让他出师了。

青年为感谢半吊子的教诲之恩,特地备了桌丰盛的酒席,并请队长作陪。队长是整个生产队酒量最大的,酒过两巡,队长拍着酒瓶子问半吊子:“你还能喝吗?”

半吊子把空杯往队长面前一放,队长只得继续为他斟酒。又过了两巡,队长将信将疑地问:“你真的还能喝?”

“今儿个徒弟出师,我高兴,多少都能喝。”

酒瓶见底,队长舌头转不利索了,拱手对他说:“你不是半吊子,你是满吊子……”

半吊子站起身要回家,除了脸色微红,话说得仍字正腔圆,路走得步履稳定。青年握着他的手,感激地說:“队长说得对,您是真正的满吊子师傅啊!”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受害者

下一篇:烟 瘾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