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受害者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解高岩

蓝尚咖啡厅里,莫琳看着对面的谢曼虹,心里五味杂陈。这几年谢曼虹好像没什么变化,精致的妆容,浓密的黑发,一袭低领酒红色连衣裙,浑身上下仍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她们这个年纪的人,能像谢曼虹那样有一头浓密的秀发委实不容易,还有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让莫琳羡慕。虽然在很多同龄人中莫琳的身材算是不错的,至少没有臃肿的肚子,但是却过于消瘦,就像是即将枯萎的花朵,没有了朝气。想到这儿,莫琳又下意识地把谢曼虹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停在她性感的嘴唇上。那饱满的双唇涂着淡红色口红,娇艳欲滴,让谁见了都忍不住想品尝一口——或许当年郑余平就是受了这性感红唇的诱惑,才把持不住自己的。想到这儿,莫琳有些愤恨,转过头看向窗外,一眼都不想再看谢曼虹。事实上她也从没想过,在郑余平死了两年后,她还会再次见到谢曼虹,并且和她面对面坐在一起。

莫琳不相信什么巧合,尤其是和谢曼虹偶遇的巧合,她只是不明白对方制造这样一次巧合的目的是什么。

看出莫琳的态度并不友善,甚至是一身的防备,谢曼虹微微一笑,优雅地端起咖啡,却没有喝,只是放在唇边闻了闻。这是谢曼虹身上特有的迷人气质,她好像从来都是这么从容淡定,可能与她的出身有关。她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家族在本地很有影响力,而她自己也事业有成,经营着一家画廊,据说经常有著名画家在她那儿开沙龙。莫琳想,或许她吸引郑余平的正是这份优雅,又或许他们是志同道合。郑余平虽然在画画方面没有什么天赋,但是他的父亲却是古画收藏爱好者,他耳濡目染,多少也会受到些熏陶。

“其实我们本可以成为朋友的。”谢曼虹缓缓说道。

莫琳明白谢曼虹的意思,如果没有郑余平,她们可能真的能时常坐在一起,谈谈家常,聊聊八卦,甚至说一些秘密。当然,如果没有郑余平,也可能会有另一种结果。想到这儿,莫琳冷冷地说:“ 也可能我们是永远都没有交集的陌生人。”

“对,不过时间不会重来,我们已经坐在了彼此面前。”

莫琳注意到谢曼虹说时间不会重来的时候,她的眼里除了无能为力的哀伤惋惜之外,竟还有一丝恨意,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莫琳捕捉到了。不知道她在恨什么。恨自己比她更早出现在郑余平的生命里?不像!看她的样子,并不是把感情看得多重的人,她处变不惊的外表下更像是掩盖着一潭深不可测的死水。

“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和你面对面坐着。”莫琳冷冰冰地说道。

谢曼虹又一次扬起嘴角,好像莫琳的所有反应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不过显然她不想和莫琳再这样冷嘲热讽下去,于是她巧妙地岔开了话题:“婷婷上初中了吧?哪个学校?最近我身边的人好像都是在讨论孩子上学的问题。”

孩子的话题永远都是父母最为津津乐道的,莫琳也不例外。果然在谈到女儿的时候,她明显放松了不少:“去天泽面试过了,在等通知,估计希望不大。”

谢曼虹点点头。天泽是重点学校,成绩一直名列全市前三,想进去的孩子,父母哪个不是三头六臂?就莫琳这样听天由命等通知的人估计找不出十个。

看出莫琳明显的失落,谢曼虹说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吧。”

莫琳知道她有这个本事,可她却不想让谢曼虹插手她的事。作为受害者,莫琳不想接受谢曼虹的任何补偿,这让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可是想到女儿能进梦寐以求的学校,她又有些心动。

莫琳没有吭声,只是沉默地喝着咖啡。谢曼虹知道她答应了。

“你还是一个人?”莫琳妥协之后感觉似乎自己有些太过分,毕竟郑余平已经死了两年多,她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计较的了;即使是看在她帮婷婷的分儿上,也不应该这么冷淡。于是她打破沉默,艰难地找着话题。

谢曼虹点点头:“嗯,一个人,习惯了。”

莫琳内心闪过一丝恶毒的快意——这个从她身边抢走郑余平的女人,最终也没能留住他。因果循环,一切都是天注定。

“你呢?还住在原来那地方?”看得出谢曼虹也是在没话找话。

“是啊。”

“郑余平总算是做了件好事,至少对你来说是这样。”

莫琳有些激动:“他留给我的只有伤痛。”

谢曼虹微微一笑:“看来你一直都对我们的事耿耿于怀。”

“如果你的丈夫背着你和别的女人厮混,你就知道了。”

谢曼虹低头沉思片刻:“或许……我该把一切都告诉你。”

莫琳疑惑地看着谢曼虹,等她继续往下说。

“其实,我和郑余平之间什么都没有,如果说真的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彼此欣赏、有好感,不过如果他没死,再过些时候,我们可能真的会发生点儿什么。”

莫琳有些气愤:“我在他的手机里亲眼看到了你俩的照片,不要辩解了,你们已经伤害了我!”

谢曼虹停顿一下,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那套房子很贵吧?”

莫琳不明所以,机械地回答:“买时不到500万。”

“你掏的?”

莫琳突然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一时又说不上来:“钱是婷婷爷爷出的,他卖了一幅画。”莫琳说得毫无底气,事实上她并没有看到老爷子卖画,只是听郑余平说的,她深信不疑。

谢曼虹看着莫琳,轻轻地摇了摇头:“你真是傻得可怜。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卖画的钱,而是你看到的那张照片的钱。”

“什么?什么……意思?”莫琳一脸愕然地盯着谢曼虹。

“你在手机里看到的那张照片,是鄭余平设计好的圈套,价码就是500万。”

“500万?一张照片?”莫琳惊讶地提高了声音。

“500万对你来说是天价,但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郑余平说要把照片流传出去,那样的话,我的损失可不止500万,这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我只能妥协。”谢曼虹脸微微有些涨红,她哼了一声。

莫琳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曼虹抬起头,盯着莫琳:“你不知道他当时已经是肺癌晚期?”

莫琳一时有些语塞——郑余平的死讯是离婚三个月后,她从他朋友那儿听来的。

谢曼虹把身子往后一靠,轻轻呼了口气:“现在,请你告诉我,咱俩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摆筷子的女人

下一篇:半吊子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