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百花园 > 文章 当前位置: 百花园 > 文章

张胜利

时间:2021-01-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刘夏

张胜利是我们鸡鸣村的干部子弟。当年他父亲差一点儿没选上村主任,但选举那天中午两个小时内,张胜利的父亲在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紧急走访了一趟村里群众,分发了一摞口头支票加上一箱好烟,最终大家纷纷表示更支持张胜利的父亲。我们村被周围的几个村霸凌挤压多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撑一撑。张胜利的父亲个子魁梧,一身酒气,说话豪气,左耳朵上总是别着烟;虽然经常说话不算数,但在高级香烟的烟雾缭绕中,大家一致认为,如果他面对霸凌村也说话不算数,倒不见得是件坏事。

之后数年,张胜利一直享受村干部子弟的福利,为人处世明显比我们这些同龄人要老练。每年冬天,我们学校旁边的小池塘结了厚冰,大家课余时间都去滑冰或打陀螺。张胜利往那儿一蹲,不怒自威,立刻就有同学两人一组,分别拉着他一只手跑起来,让他享受冰上飞的感觉。他读了几本书,时常发表一些高见。比如他对“我思故我在”这句话的理解,大意就是“敢想我就有”。听到有人嘲讽过去时代“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荒诞,张胜利会摇摇头,带着点儿不屑地说:“很多人难以摆脱低下的处境,主要是缺乏想象力。创新力?想象力远比创新力更重要!如果没有想象力,创新力再大,都只能在地面上折腾,但有了想象力,你就能飞起来,这就是鸟和鸡的差别!”说这话的时候,张胜利把胳膊扇起来,仿佛驾着想象力的翅膀,像鲲鹏一样飞上九万里高空,几乎令大家说出“苟富贵,勿相忘”的话来。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张胜利的学习成绩,我们那时的高考,号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自然落水的很多。大家只知道他复读了,后来逐渐淡忘了。有一年我们几个邻近的大学搞戏剧节,我意外地见到了张胜利。他虽然有些变化,但我仍旧能认出是他。不得不说,张胜利有点儿帅哥的模样了。当时他专注地盯着舞台,陷入一种奇怪的热情之中,仿佛被闪电照亮了,满脸的兴奋。我觉得舞台上扮演朱丽叶的那个女生是他的梦中情人,美丽的朱丽叶正热切地呼喊着心中的爱人:“罗密欧,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不要认你的父亲,也不要姓你的姓!或者你不肯,你就起誓说你爱我,我可以再也不姓凯普莱特……只有你的姓才是我的仇人,即使你不姓蒙太古,你仍然是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胳臂,又不是脸,也不是身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姓个别的姓吧!姓名又算什么?我们叫作玫瑰的,不叫它玫瑰闻着不也一样甜吗?罗密欧也这样,不叫他罗密欧,他仍保留着他天生的完美。罗密欧,抛弃你的姓名吧!我愿用整个身心,补偿这身外的空名。”舞台布置得很精美,朱丽叶站在一个高台上深情表白,罗密欧站在下面痴情凝望,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節目结束后,我正打算跟张胜利打个招呼,忽然听到有人喊他:“喂,王一同,你傻了吗?你是不是看上朱丽叶了?怎么那么兴奋?”他点点头:“是啊,我就是看上她了!你等着瞧吧!”他说着就朝舞台跑去了。我挤过去,问那个男生:“你好,请问刚才那个王一同是你同学吗?他好像是我老乡呢。”他点点头,原来大家都是老乡,他叫孙家昌,老家跟我们同乡不同村,相隔不过十几里路,跟张胜利都是学经济的。可是张胜利怎么改名叫王一同了呢?他大概看出我的疑惑,热心地补充了一下:“王一同原来叫张胜利,复读三年后考上大学,改名了。——啊,我知道你的意思,怎么姓都改了?他说随他母亲姓,家里也同意的。”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疑问,张胜利改姓名的事在我们村好像没大听说。但我没有深究,毕竟这是人家的自由。我告诉孙家昌我的电话,并让他转告张胜利,有空老乡们一起聚聚,大家相遇也是缘分。

再次见到张胜利是一年后了,我面临毕业,忙乱得很。某个周末,我在超市与张胜利不期而遇,他跟一个女生手拉手在一起。我跟他打了个招呼:“嗨,张胜利!”他似乎有点儿闪烁,迟疑了一下,把女朋友介绍给我。我笑着问:“是上次戏剧节的朱丽叶吗?”他先是有点儿吃惊,接着很开心地笑了:“是的,我的朱丽叶。我现在是莎迷呢!四大悲剧倒背如流,哈哈。听孙家昌说你是外语系的,哪天咱们聊聊莎士比亚,我给你背上几段听听!”我连忙表示钦佩,倒并不是恭维。我对莎剧只是走马观花粗浅一阅,印象最深的还是戏剧节的场景呢!像我这种只能寄希望于打人生后半场的普通女生,偶尔背背《简·爱》里的句子,做做灰姑娘的梦也就罢了,对帅哥美女组合的故事没多少感觉。“有莎士比亚做月老,你俩这爱情的起点够高的啊!”我打趣道。张胜利笑了笑,问我:“你去过嘉兴吗?我们刚从嘉兴回来,去朱生豪故居看了看。我现在不仅是莎迷,还是朱迷呢!太感人了,朱生豪翻译莎士比亚戏剧本身就是一个完美的悲剧。而且,他不愧是民国最会写情书的人。”我越发有点儿自惭形秽了,地理是我高考的痛点之一。“朱丽叶”做出小鸟依人的甜美样子,我注意到他俩手臂上都文有一朵红色的小玫瑰,心里飘过朱丽叶的爱情宣言,没想到张胜利还是个情种啊!不过话说回来,罗密欧与朱丽叶这对恋人好像最后结局不怎么样啊,我心里不厚道地想。因为杂事缠身,我跟他们说以后找个时间一起吃个饭,便匆匆走了。

毕业后的一天,我忽然接到孙家昌的电话:“你知道张胜利的事吗?”我说:“不知道啊,最近没什么联系。”他有点儿激动:“他出事了!他冒名顶替人家王一同上了大学,最近被人揭发了!还跟我说是随了母姓,真是太离谱了!”

[责任编辑 王彦艳]

上一篇:突然的爱情

下一篇:共沐一场雨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